中國專(zhuān)業(yè)當代藝術(shù)資訊平臺
搜索

2024巴塞爾藝術(shù)展落下帷幕:不穩定就是穩定

來(lái)源:99藝術(shù)網(wǎng) 作者:范歆苒 2024-06-18

“我從二維走向三維甚至四維,邁入現實(shí),以更真實(shí)的視角走進(jìn)藝術(shù)。這是一種成長(cháng),一種解放,也是尋找使命的旅程?!?/p>

——艾格尼絲·迪尼斯

艾格尼絲·迪尼斯,Messeplatz Project - 《Honouring Wheatfield – A Confrontation》,2024,Lesile Tonkonow Artwork + Projects,New York Acb Gallery, Budapest

間隔42年,93歲的艾格尼絲·迪尼斯受巴塞爾藝術(shù)展的邀請在巴塞爾展會(huì )會(huì )場(chǎng)前的Messeplatz公共廣場(chǎng)上再次呈現《Honouring Wheatfield - A Confrontation》(2024),由Samuel Leuenberger策劃,一片綠油油的麥田乍然生長(cháng)在1000平米的混凝土廣場(chǎng)上,Art Basel的大名片在一片城市綠洲的襯托下仿佛隱匿其身后,參訪(fǎng)的來(lái)客往往是先看到麥田,而后才將目光鎖定在A(yíng)rt Basel的海報上。

艾格尼絲·迪尼斯,Messeplatz Project - 《Honouring Wheatfield – A Confrontation: Battery Park Landfill, Downtown Manhattan –Harvest》,1982,Lesile Tonkonow Artwork + Projects,New York Acb Gallery, Budapest

一片曾經(jīng)與金錢(qián)、政治與生態(tài)冷漠等霸權對抗的麥田在42年后出現在了全球最盛名、規模最大的藝術(shù)博覽會(huì )巴塞爾藝術(shù)展的會(huì )場(chǎng)外,意味著(zhù)什么呢?這件見(jiàn)證過(guò)時(shí)代危機的作品出現在會(huì )場(chǎng)外的公共廣場(chǎng)上,讓這個(gè)在藝術(shù)市場(chǎng)中充當“霸權”角色以及把在藝術(shù)市場(chǎng)中占據主要位置的大畫(huà)廊置于其中心展位的藝術(shù)博覽會(huì )與其他藝術(shù)博覽會(huì )有何不同?在藝術(shù)的學(xué)術(shù)性和市場(chǎng)之間又拉開(kāi)了怎樣的張力呢?

這一屆剛落下帷幕的巴塞爾藝術(shù)展與去年相比,從展覽規模、畫(huà)廊地區配比、板塊策劃上來(lái)看都沒(méi)有太大變動(dòng),有來(lái)自40個(gè)國家及地區的285家畫(huà)廊參加,展會(huì )板塊分為意象無(wú)限(Unlimited)、藝廊薈萃(Galleries)、策展專(zhuān)題(Feature)、藝創(chuàng )宣言(Statements)、策展角落(Kabinett)、限量編制(Edition)、光映現場(chǎng)(Film)及城藝之旅(Parcours),但疫情后不穩定的藝術(shù)市場(chǎng)和大環(huán)境的迷蒙依舊讓大眾對今年的巴塞爾藝術(shù)展期待平平,部分畫(huà)廊的宣告關(guān)閉以及退出巴塞爾藝術(shù)展的舞臺也反應了這一情況。

Mario Ceroli,《Progetto per la pace(和平計劃)》,1968,巴塞爾藝術(shù)展,2024

展會(huì )從6月10日下午便先開(kāi)放了“意象無(wú)限”(Unlimited)?板塊供第一批參訪(fǎng)的來(lái)客參觀(guān),作為巴塞爾藝術(shù)展中最具學(xué)術(shù)性和實(shí)驗性的板塊,“意象無(wú)限”板塊今年呈現的作品和去年并無(wú)太大差異,較奪人眼目的依舊是大型的裝置作品、行為作品及影像作品,部分畫(huà)廊呈現的是代理藝術(shù)家的大量架上作品,如Jocelyn Wolff畫(huà)廊帶來(lái)的瑞士本地藝術(shù)家米利亞姆·卡恩(Miriam Cahn)的房間裝置作品《ARCHITEKTURTRAUM(建筑夢(mèng)想)》(1999-2001)和Galerie Michael Haas藝廊呈現的Gary Kuehn最新的組畫(huà)創(chuàng )作《Reflections and Projections(反射與投射)》(2023)。其中由Société畫(huà)廊代理的中國藝術(shù)家陸揚在“意象無(wú)限”單元展出的最新影像作品《Doku The Flow(Doku 流動(dòng))》(2023)被放置在了展廳十分中心的位置,也吸引了大量的觀(guān)眾圍觀(guān),成了展會(huì )中一大焦點(diǎn),令人驚喜。

米利亞姆·卡恩(Miriam Cahn),《ARCHITEKTURTRAUM(建筑夢(mèng)想)》,1999—2001

Gary Kuehn,《Reflections and Projections(反射與投射)》,2023

陸揚,《Doku The Flow(Doku 流動(dòng))》,2023

簡(jiǎn)單來(lái)說(shuō),“意象無(wú)限”單元今年呈現的作品就是:有趣,但保守。?或許和我們所處的搖搖欲墜的大環(huán)境步調相同,我們需要許多趣味性的調劑品,但是必須待在警戒線(xiàn)內的安全區內。?有令人震撼的作品,如Michael Journiac于1984年創(chuàng )作的《Oedipus Rex》展示了三具真實(shí)的骷髏上演的戲?。焊赣H倒在地板上,母親被懸掛絞死,兒子坐著(zhù),以身體和戲劇作為材料表達其對于既定社會(huì )制度及儀式的質(zhì)疑。而大部分的作品有看頭,背后的觀(guān)念符合當代藝術(shù)的需求,也可以在較小的程度上滿(mǎn)足觀(guān)眾的期待和胃口、視覺(jué)上滿(mǎn)足味蕾,卻談不上“無(wú)限”,現場(chǎng)出現的鹽田千春的新作《The extended Line(延伸的線(xiàn))》(2023-24)讓人些許驚訝卻不意外,在“無(wú)限單元”出現了少許幾乎被當代藝術(shù)經(jīng)典化的藝術(shù)家和作品也一定程度上反映了保守趨勢??偟膩?lái)說(shuō),巴塞爾藝術(shù)展的“意象無(wú)限”單元和今年的威尼斯雙年展同頻,停留在關(guān)注邊緣群體及少數族裔、政治正確的保守藝術(shù)表達上。

Michael Journiac,《Oedipus Rex》,1984

鹽田千春,《The Extended Line(延伸的線(xiàn))》,2023-24

除了艾格尼絲·迪尼斯種下的麥田作為今年的Messeplatz公共項目,今年的“城藝之旅” 單元也是本屆巴塞爾藝術(shù)展力推的板塊,共22個(gè)項目分布在主會(huì )場(chǎng)附近的克拉哈大街沿線(xiàn)的空間,將藝術(shù)展的藝術(shù)分子散播至以會(huì )場(chǎng)為中心的整座巴塞爾城。和“意象無(wú)限”單元一樣,策展團隊都意在打破藝術(shù)博覽會(huì )的固有模式和以交易為主要目的的商業(yè)“霸權”,不過(guò)是從展廳內和展廳外的空間分別去打破、重組空間的用途和場(chǎng)所性質(zhì),打造更加流動(dòng)與暢通的藝術(shù)與城市生態(tài),也同時(shí)反映著(zhù)大環(huán)境下許多商業(yè)模式的轉型與結構變化。巴塞爾藝術(shù)展與Liste藝博會(huì )的同期舉行,貝耶勒基金會(huì )(Foundation Beyeler)、巴塞爾藝術(shù)館(Kunsthalle Basel)和巴塞爾美術(shù)館(Kunstmuseum Basel)的同期展覽使整座城市洋溢著(zhù)濃厚的藝術(shù)氛圍,在對抗巴塞爾藝術(shù)展的商業(yè)性質(zhì)所帶來(lái)的一定嚴肅氛圍上,巴塞爾的確做得不錯,讓其從許多,尤其是國內及香港如大賣(mài)場(chǎng)式的藝術(shù)博覽會(huì )中脫穎而出,展現其作為國際最大藝博會(huì )的風(fēng)范和沉穩。

2024巴塞爾藝術(shù)展“城藝之旅”板塊作品地圖

當然,大家最關(guān)心的大概還是主會(huì )場(chǎng)的情況,以及各大小藝廊今年帶來(lái)了哪些作品,而中國的藝術(shù)作品又占比多少。與“意象無(wú)限”單元不同,?主會(huì )場(chǎng)的畫(huà)廊展位分布所呈現的等級體系尤為明顯,西方國際大畫(huà)廊占據了主場(chǎng)的一樓,較為集中地分布在入場(chǎng)后的左手邊,?如豪瑟沃斯畫(huà)廊、高古軒畫(huà)廊、佩斯畫(huà)廊、里森畫(huà)廊及白立方畫(huà)廊等。二樓的展位則是以規模較小及東方和南半球的畫(huà)廊為主體,作為主要的“策展單元”及“藝創(chuàng )宣言單元”一同呈現,當然也包括許多新銳的青年藝術(shù)家作品。話(huà)說(shuō)回來(lái),位于巴塞爾的巴塞爾藝術(shù)展終究是西方的主場(chǎng),參展的中國及亞洲畫(huà)廊還是占較小的比重,如BANK藝廊、耿畫(huà)廊、馬凌畫(huà)廊、空白空間和首次踏足瑞士巴塞爾藝術(shù)展的沒(méi)頂畫(huà)廊等。今年巴塞爾藝術(shù)展出現的中國藝術(shù)作品主要是在國際舞臺上已逐漸經(jīng)典化的現代作品以及活躍的當代藝術(shù)家,如趙無(wú)極、宋懷桂、顏磊、徐震、李泳翔等,沒(méi)頂畫(huà)廊與香格納畫(huà)廊在有限的展位空間帶來(lái)的,包括張鼎、沈莘、陸平原等眾多青年藝術(shù)家作品倒是值得關(guān)注的一個(gè)亮點(diǎn)。

沒(méi)頂畫(huà)廊+香格納畫(huà)廊聯(lián)合展位,巴塞爾藝術(shù)展,2024
圖片來(lái)源:巴塞爾藝術(shù)展

克里斯汀·孫·金,《FOMO 樂(lè )譜》在空白空間“意向無(wú)限”展位,巴塞爾藝術(shù)展巴塞爾展會(huì )現場(chǎng),2024,攝影:Andrea Rossetti
圖片來(lái)源:空白空間

梅隆赫畫(huà)廊展位,巴塞爾藝術(shù)展,2024

稍加留意就會(huì )發(fā)現今年巴塞爾藝術(shù)展亮相的許多藝術(shù)家作品都和威尼斯雙年展及其平行展覽及蘇黎世畫(huà)廊周所重疊,許多畫(huà)廊也表示希望趁著(zhù)國際幾大藝術(shù)展的熱度在藝術(shù)界和藝術(shù)市場(chǎng)上同時(shí)主推一些新銳的優(yōu)秀當代藝術(shù)家。?Mennour畫(huà)廊在其展位上呈現了作為今年威尼斯雙年展主題的作品,由克萊爾·方丹創(chuàng )作的《處處都是外人》(2004-),藝術(shù)展覽和藝術(shù)展會(huì )之間的互文性也讓前來(lái)的觀(guān)眾或買(mǎi)家一瞬恍惚,好似確實(shí)又置身于藝術(shù)展覽的現場(chǎng)。在威尼斯出現的許多藝術(shù)家,如David Hammos、Julie Mehretu、Louis Fratino、Yael Bartana、Dana Awartani和作為上一屆威尼斯雙年展「夢(mèng)想之乳」主題的Leonora Carrington的作品又出現在了巴塞爾展會(huì )的現場(chǎng)。當然,在這個(gè)大環(huán)境不穩定的保守市場(chǎng)上,出現的最多的還是作為通貨的大師作品,以20世紀西方現代主義繪畫(huà)及雕塑和60年代的現代主義第二浪潮作品為主體。?也不能說(shuō)這一現象是在炒現代主義的冷飯,有許多在20世紀被忽略和低估的作品也終于有機會(huì )贏(yíng)來(lái)它們的高光時(shí)刻,尤其是除了西方現代主義以外的,來(lái)自亞洲和南半球的作品。

東京畫(huà)廊展位,巴塞爾藝術(shù)展,2024

對比香港的巴塞爾藝術(shù)展,瑞士巴塞爾藝術(shù)展作為主戰場(chǎng),在板塊策劃和實(shí)際的策展與呈現上都來(lái)的更加用心,架上及非架上作品的分布相對也更加均勻,將藝術(shù)展覽和藝術(shù)品交易的張力拉到了極致。不過(guò)話(huà)說(shuō)回來(lái),后疫情復蘇期的香港巴塞爾藝術(shù)展的主要來(lái)客和藏家多數來(lái)自亞洲地區,主要反映的是亞洲地區的藝術(shù)市場(chǎng)趨勢和眾人觀(guān)望而趨于保守的購買(mǎi)意向。巴塞爾藝術(shù)展首席執行官諾亞·霍洛維茨(Norah Horowitz)表示?最近的藝術(shù)市場(chǎng)氛圍依舊趨于謹慎,但今年展會(huì )首日的人群及熱度證明市場(chǎng)的活力和潛在的發(fā)展。?距疫情結束已經(jīng)大致兩年,雖然其帶來(lái)的影響并非能讓藝術(shù)市場(chǎng)在一夕間恢復疫情前的活力,但是它對市場(chǎng)的沖擊和大環(huán)境的影響也激發(fā)了藝術(shù)家、畫(huà)廊及藏家對于藝術(shù)價(jià)值、藝術(shù)作品偏好的重新思考,而不同角色在藝術(shù)市場(chǎng)中的關(guān)系結構也會(huì )隨之變動(dòng),挑戰永遠伴隨著(zhù)新的機遇,而大家都在不穩定的大環(huán)境中觀(guān)望和躍躍欲試。緩慢回溫的藝術(shù)市場(chǎng)同時(shí)也是許多新銳藝術(shù)家在因不穩定而產(chǎn)生新機會(huì )的環(huán)境下的試金石,或許這種不穩定的基調,是藝術(shù)市場(chǎng)于混沌后重新組建新的“穩定”的前奏。

相關(guān)新聞