中國專(zhuān)業(yè)當代藝術(shù)資訊平臺
搜索

良性循環(huán) or 皇帝新裝?北京當代藝術(shù)生態(tài)辣評

來(lái)源:99藝術(shù)網(wǎng) 2024-06-24

時(shí)至年中,北京的藝術(shù)活動(dòng)也即將伴隨著(zhù)春拍的落幕而進(jìn)入休養生息的暑假。上半年,很多機構在結束了香港巴塞爾展會(huì )之后轉戰北京,今年的北京,也因三場(chǎng)大型活動(dòng)——北京當代·藝術(shù)博覽會(huì )、JINGART 藝覽北京、畫(huà)廊周北京2024的同期舉辦,而迎來(lái)了近年來(lái)最熱鬧的當代藝術(shù)季。

藝術(shù)事件扎堆,氛圍感十足的京圈藝術(shù)季,在多樣化的的宣傳中,能看到諸如打造北京的“城市藝術(shù)事件”的字眼。自新冠疫情全球大流行結束以來(lái),當代藝術(shù)界持續地進(jìn)行著(zhù)生產(chǎn)、消費、發(fā)行、營(yíng)銷(xiāo),讓參與者與觀(guān)眾保持忙碌的同時(shí),也閃耀著(zhù)肥皂泡沫般的夢(mèng)幻光澤。

在開(kāi)啟下半年的行程之前,在對抗熱浪的同時(shí),我們也試圖用冷靜的眼光去審視北京當代藝術(shù)圈這不太一樣的上半年,所以我們邀請不同的受訪(fǎng)者接受匿名采訪(fǎng),分享其對上半年北京當代藝術(shù)生態(tài)的真實(shí)觀(guān)點(diǎn)。

碎片化并非一無(wú)是處。來(lái)自于扎根于北京藝術(shù)生態(tài)的在場(chǎng)者們的碎片化觀(guān)點(diǎn),也許可以勾勒出一個(gè)相對完整的本質(zhì)輪廓(雖然有近一半的受訪(fǎng)者給出了“我不知道”的答復)。同時(shí),我們要承認,“身份”可能帶給個(gè)體無(wú)比強大的立場(chǎng)性觀(guān)點(diǎn),而匿名讓觀(guān)點(diǎn)的真實(shí)性變得可能。

與此同時(shí),我們也開(kāi)通了后臺留言,如果作為讀者的你,對當下北京的當代藝術(shù)生態(tài)有自己的見(jiàn)地,也歡迎在評論區分享。

“物種多樣”型藝術(shù)生態(tài)

觀(guān)點(diǎn)一:

相較于中國其他城市,北京有著(zhù)深厚的文化基因和土壤,這是客觀(guān)存在的事實(shí)。同時(shí),自改革開(kāi)放以來(lái),北京這座城市在一定程度上為藝術(shù)提供了多層次的生存成長(cháng)空間,以不同目的為導向的藝術(shù)家們可以在這里找到符合自己想象的藝術(shù)氛圍。因此,不完全是市場(chǎng)主導,更追求自由創(chuàng )作的藝術(shù)家們在這里得以頑強生存,而這一點(diǎn)對藝術(shù)創(chuàng )作尤為關(guān)鍵??梢哉f(shuō),北京的藝術(shù)生態(tài)提供的是遠非“規范”“精致”“時(shí)尚”的生存空間,而是更為粗獷、野生而更具包容性的環(huán)境,或者說(shuō)至少曾經(jīng)如此。

如果我們對中國當代藝術(shù)的發(fā)展歷程略加梳理,北京的藝術(shù)土壤無(wú)疑提供了重要的滋養。有人認為,在相當長(cháng)的時(shí)段內,北京幾乎就是中國當代藝術(shù)的“單核”引擎。北京特有的歷史、政治、文化、社會(huì )場(chǎng)域為藝術(shù)的生發(fā)提供了無(wú)限可能。本身的文化積淀、專(zhuān)業(yè)的藝術(shù)研究者、眾多美術(shù)院校讓北京的藝術(shù)生態(tài)獨一無(wú)二、得天獨厚。北京的藝術(shù)展覽無(wú)論從規模、作品質(zhì)量、學(xué)術(shù)支持來(lái)說(shuō),傲視全國。

觀(guān)點(diǎn)二:

北京的藝術(shù)創(chuàng )作生態(tài)比市場(chǎng)擁有更加豐富的多樣性。在這里既有“陽(yáng)春白雪”,也能看到“下里巴人”;你可以出入高檔藝術(shù)場(chǎng)所以確認自己的身份,也可以隨便找個(gè)小館子喝上幾杯劣質(zhì)小酒,跟別的藝術(shù)家們談?wù)勊囆g(shù)的理想。這里是一個(gè)理想與現實(shí)交匯的虛擬世界,生猛又不乏堅韌,規矩又不乏自由。這種模棱兩可的感受也許是很多藝術(shù)家不愿意離開(kāi)北京,去別的藝術(shù)中心城市發(fā)展的一個(gè)原因。

實(shí)際上,北京的藝術(shù)生態(tài)已經(jīng)不像早年純粹,藝術(shù)區也早已被商業(yè)和資本,或者是莫名其妙的規劃所沖擊地變了味道。不過(guò),理想化的狀態(tài)已成過(guò)去,哪里都一樣。

加嚴格的藝術(shù)審查

觀(guān)點(diǎn)一:

北京曾作為當代藝術(shù)的“單核引擎”,曾為“生猛野生”的當代藝術(shù)群體提供了蓬勃發(fā)展的機會(huì ),那些管控之外的真空與縫隙,也曾讓當代藝術(shù)這一“編外”群體頑強存在。但是在2018年前后,城市逐漸加強的管控讓那些曾極具張力的力量變得黯然失色。展覽的審查制度成本逐年提高,文化執法,令人“聞風(fēng)喪膽”。而大量的拆遷致使藝術(shù)家們工作室成本增加。

觀(guān)點(diǎn)二:

一些朋友和媒體在對這里的當代藝術(shù)展覽、博覽會(huì )做評價(jià)的時(shí)候,總會(huì )有意無(wú)意地提到“保守”。保守在當下這個(gè)大環(huán)境中,可能是一種無(wú)可奈何的“自保”辦法。

不過(guò),“保守”并不意味著(zhù)完全的妥協(xié)和不作為,“安全區”內做點(diǎn)有意思的作品和展覽還是需要些才華和功力的。

《火星對弈》北京SKP-S

不能忽視的美院資源

大家容易忽略美術(shù)學(xué)院在其中起到的基建作用。正是每年源源不斷的熱愛(ài)藝術(shù)的年輕人,為這個(gè)生態(tài)添加著(zhù)最重要的人力資源。

今年五月讓我想到2010年前的9月的北京,睽違多年的藝術(shù)季又回來(lái)了,我看到了各地的藝術(shù)從業(yè)者的匯聚。我相信之后的北京時(shí)間是五月的藝術(shù)季。

然而同時(shí),如果學(xué)院教育體系中的藝術(shù)生產(chǎn)一味學(xué)院化,那么則會(huì )受到來(lái)自社會(huì )的詬病,比如雖然央美畢業(yè)展今年吸引了前所未有的觀(guān)眾流量,但諸如“沒(méi)有大寫(xiě)意”也在一定程度上代表了大眾輿論對于美院藝術(shù)生產(chǎn)的集體質(zhì)疑。另一方面,對于藝術(shù)史及大家的深入再研究雖有著(zhù)其自身價(jià)值,但過(guò)于閉門(mén)教學(xué),而對當下藝術(shù)創(chuàng )作與生態(tài)現狀充耳不聞,并不回應當下鮮活的藝術(shù)現象,則會(huì )與北京當代藝術(shù)生態(tài)脫節。

當代藝術(shù)的邏輯在哪里?

“抱團取暖”在中國當代藝術(shù)發(fā)展中并非特例。似乎只要我們營(yíng)造的藝術(shù)景觀(guān)足夠宏大,就能掩飾中國當代藝術(shù)發(fā)展在近年來(lái)從未如此無(wú)力、毫無(wú)系統性發(fā)展這一事實(shí);也似乎能掩蓋在全球經(jīng)濟下行、全球政治紛爭升級的背景中,中國當代藝術(shù)的本土發(fā)展邏輯紊亂,國際影響力微乎其微的尷尬事實(shí)。

在今年的當代藝術(shù)季中,圖像、術(shù)語(yǔ)、生活方式與價(jià)值觀(guān)被集中大批量生產(chǎn)出來(lái),展覽價(jià)值、投機價(jià)值和崇拜價(jià)值,讓一群參與其中的人獲得了短暫的快感。

嚴肅感加點(diǎn)娛樂(lè )感也無(wú)法掩蓋北京當代藝術(shù)生態(tài)面臨的嚴峻事實(shí):拍賣(mài)行舉步維艱,當代藝術(shù)征集比往年更為困難;798藝術(shù)區人氣的日益高漲,也無(wú)法掩蓋畫(huà)廊主面對同樣日益高漲租金時(shí),不斷找尋可替代性收入的尷尬事實(shí);相比中國香港、上海較為成熟的當代藝術(shù)博覽會(huì ),北京的當代藝術(shù)博覽會(huì )則年齡尚小,受眾群體也明顯不如前兩個(gè)城市清晰;嚴肅獨立而重視研究的當代藝術(shù)美術(shù)館屈指可數,以“大師展”為名義的美術(shù)館網(wǎng)紅展則不占少數;對標有著(zhù)持續影響力的上海雙年展,北京首屆雙年展則引發(fā)前所未有的爭議。

在后疫情時(shí)代,當代藝術(shù)的功能是什么?在一場(chǎng)不斷升級的國際政治經(jīng)濟博弈中,中國當代藝術(shù)又提出了怎樣的觀(guān)點(diǎn)與立場(chǎng)?藝術(shù)季呈現了怎樣的話(huà)題與態(tài)度?疫情以來(lái)的當代藝術(shù),更像是一場(chǎng)自導自演、自?shī)首詷?lè )的表演現場(chǎng)。加速的藝術(shù)景觀(guān)生產(chǎn)所創(chuàng )造出的沖擊力和華麗感背后,是過(guò)勞的內容提供者與在截止日期和策展人的廢話(huà)中謀生的時(shí)尚畫(huà)廊員工。而當代藝術(shù)的獨立性又有多少喪失在城市營(yíng)銷(xiāo)嵌入、品牌打造和社會(huì )主義構建的修辭中?

市場(chǎng)的轉向

觀(guān)點(diǎn)一:

當代藝術(shù)展覽中藝術(shù)家們變得越來(lái)越陌生?更新迭代如此迅速,還未能認真了解的藝術(shù)家與作品以迅雷不及掩耳之速進(jìn)入了美術(shù)館與拍賣(mài)場(chǎng)。這背后結構性的原因在于經(jīng)濟環(huán)境帶來(lái)的市場(chǎng)轉向。

藏家變化導致趣味變化,進(jìn)而帶來(lái)的市場(chǎng)轉向,從而影響到當代藝術(shù)面貌,這些年在畫(huà)廊乃至美術(shù)館的展覽中十分明顯。

80后90后藏家的藝術(shù)品選擇與上一輩明顯不同,不斷有被新藏家選擇的新面孔進(jìn)入當代藝術(shù)展覽,當代藝術(shù)的面貌發(fā)生了如此大的裂變,而變得極難被描述、被歸納、被理解。在北京當代藝術(shù)的各個(gè)據點(diǎn),各個(gè)機構各顯神通地宣傳自己認為優(yōu)秀藝術(shù)家,我們似乎永遠只能看到局部,而難以把握最具代表性的核心。

觀(guān)點(diǎn)二:

藏家,尤其是資深藏家在博覽會(huì )上往往轉一圈很快就不見(jiàn)了。他們對作品越來(lái)越挑剔,其中一個(gè)重要的原因在于整體作品對他們的吸引力,以及新鮮感沒(méi)有那么大。

缺乏權威的專(zhuān)業(yè)媒體

北京缺乏權威的藝術(shù)專(zhuān)業(yè)媒體。“流量”展覽,“流量”藝術(shù)家大行其道,沒(méi)有權威的藝術(shù)媒體對于當下五花八門(mén)的藝術(shù)做客觀(guān)冷靜專(zhuān)業(yè)的解讀呈現,只會(huì )讓原本價(jià)值混亂、魚(yú)龍混雜的當代藝術(shù)圈更面目全非。

相關(guān)新聞