中國專(zhuān)業(yè)當代藝術(shù)資訊平臺
搜索

胡潤百富專(zhuān)訪(fǎng)楊凱:航行藝術(shù)長(cháng)河的擺渡人

來(lái)源:胡潤百富 2024-06-27

中國作為全球重要的藝術(shù)市場(chǎng)之一,在巴塞爾藝術(shù)展與瑞銀集團聯(lián)合出版的 2024 年度《巴塞爾藝術(shù)展與瑞銀集團環(huán)球藝術(shù)市場(chǎng)報告》中被反復提及。今年一季度宏觀(guān)經(jīng)濟數據顯示了中國經(jīng)濟延續回升向好態(tài)勢,藝術(shù)市場(chǎng)迎來(lái)了新時(shí)期。而回望過(guò)往,在藝術(shù)的長(cháng)河中,總有一些執著(zhù)的擺渡人,他們以夢(mèng)為舟,以理想為帆,引領(lǐng)著(zhù)藝術(shù)的航船穿越波濤,駛向那片更廣闊的天地。

楊凱,便是這樣的一位擺渡人,他的故事,是關(guān)于理想、熱愛(ài)與奉獻的篇章。曾幾何時(shí),楊凱也是一位懷揣文藝夢(mèng)想的青年,心中充滿(mǎn)了對藝術(shù)的無(wú)限熱愛(ài)與向往。2000 年代初,他以一顆純粹之心,踏入了當代藝術(shù)收藏的世界。那時(shí),市場(chǎng)尚未被浮躁與功利所染指,他所收藏的,不僅是周春芽等藝術(shù)家的作品,更是那個(gè)時(shí)代藝術(shù)的純粹與真誠。然而,隨著(zhù)時(shí)間的流逝,藝術(shù)市場(chǎng)逐漸變得復雜多變,官本位**的國畫(huà)、水墨畫(huà),以及被市場(chǎng)炒作的藝術(shù)作品,開(kāi)始充斥其間。面對這樣的現狀,楊凱的內心涌現出一股強烈的渴望——他希望能夠推動(dòng)和傳播什么是真正的藝術(shù),讓更多的人能夠接觸到真正的藝術(shù),理解藝術(shù)的內涵。

正是這份對藝術(shù)的熱愛(ài)與責任感,驅使他創(chuàng )辦了 99 藝術(shù)網(wǎng)、K 空間。這些平臺不僅是他個(gè)人理想的體現,更是他為藝術(shù)界貢獻力量的舞臺。在這里,他結交了許多志同道合的朋友,共同為推動(dòng)藝術(shù)的發(fā)展和社會(huì )的進(jìn)步盡自己的一份力。他的貢獻如同藝術(shù)界的燈塔,照亮了藝術(shù)市場(chǎng)的健康發(fā)展之路,也為民營(yíng)美術(shù)館的發(fā)展提供了方向。盡管在這條道路上,楊凱和他的團隊經(jīng)歷了許多困難與挑戰。但這一切,都未能阻擋他前進(jìn)的腳步。因為他深知,自己所做的一切,不僅僅是為了商業(yè)的成功,更是為了那份對藝術(shù)的熱愛(ài),對社會(huì )的責任感。

藝術(shù)藏家介紹

楊凱, 99藝術(shù)網(wǎng)、K空間創(chuàng )始人,衡昌燒坊藝術(shù)文創(chuàng )酒創(chuàng )始人。1994年創(chuàng )辦西部畫(huà)廊,07年更名為K空間畫(huà)廊。03年創(chuàng )辦中國西部藝術(shù)網(wǎng),2006年更名為99藝術(shù)網(wǎng)。從事藝術(shù)品經(jīng)營(yíng)、收藏與投資30余年。2022年主編《從沙子堰到玉林西路》一書(shū)在四川美術(shù)出版社出版。多次策劃國際藝術(shù)論壇:包括2010至2015年在北京發(fā)起并舉辦了六屆《中國藝術(shù)品高峰論壇》國際論壇;2013年至2016年在上海發(fā)起并舉辦了四屆《中國民營(yíng)美術(shù)館發(fā)展論壇》。參與策劃、舉辦的藝術(shù)大展;在中國美術(shù)館、上海美術(shù)館、湖北美術(shù)館、四川省博物院、臺灣關(guān)渡美術(shù)館,K空間等機構策劃、舉辦了《景像》、《再水墨》、《周春芽、方力鈞雙人展》、隋建國、毛旭輝、尹朝陽(yáng)等幾十場(chǎng)當代藝術(shù)大型群展覽和當代藝術(shù)個(gè)展。

胡潤百富· 楊凱專(zhuān)訪(fǎng)

胡潤百富: 疫情作為一場(chǎng)全球性的公共衛生危機,對各行各業(yè)都造成了影響,藝術(shù)收藏市場(chǎng),作為文化和經(jīng)濟交織的領(lǐng)域,同樣經(jīng)歷了前所未有的挑戰和變革。請問(wèn)疫情前后藝術(shù)收藏市場(chǎng)經(jīng)歷了哪些顯著(zhù)的變化?

楊凱: 疫情是一個(gè)全球性災難,對全球生態(tài)系統和經(jīng)濟造成巨大破壞,改變了我們對生命及生活方式的看法。這場(chǎng)災難,讓我們認識到人類(lèi)在自然災害面前的脆弱和與自然共存的必要平衡。后疫情時(shí)代的藝術(shù)生態(tài),促使收藏家重新審視藝術(shù)品收藏的商業(yè)價(jià)值之外的意義。后疫情時(shí)代,藝術(shù)市場(chǎng)和收藏更趨向理性,重視藝術(shù)品的學(xué)術(shù)和歷史價(jià)值,而非僅僅是投資、賺錢(qián)。

圖:楊凱主辦策展《賽爾斯 :水中謎語(yǔ)》

胡潤百富:盡管四川和重慶地區的藝術(shù)品收藏市場(chǎng)起步較晚,但近年來(lái),隨著(zhù)眾多民營(yíng)美術(shù)館和畫(huà)廊的涌現,以及雙年展等藝術(shù)活動(dòng)的增多,西南川渝地區的藝術(shù)生態(tài)似乎日益繁榮。您對川渝地區未來(lái)藝術(shù)生態(tài)的發(fā)展趨勢有何看法?川渝的藝術(shù)市場(chǎng)與全國其他地方的藝術(shù)市場(chǎng)如上海、北京相比有哪些區別?

楊凱: 川渝是中國當代藝術(shù)的重要發(fā)源地之一,自上世紀80 年代初,傷痕美術(shù)和鄉土繪畫(huà)在此興起。何多苓、高小華、程叢林和羅中立等川籍藝術(shù)家,通過(guò)作品反思文革,他們強調人本主義,標志著(zhù)文革時(shí)期以政治為服務(wù)主題的的“紅光亮”藝術(shù)時(shí)代的終結,從集體主義到個(gè)人主義的轉變,關(guān)注中國底層人物的精神面貌。重啟中國藝術(shù)界現代藝術(shù)、當代藝術(shù)的歷史進(jìn)程。張曉剛、周春芽等藝術(shù)家在當代藝術(shù)發(fā)展中學(xué)習西方的藝術(shù)經(jīng)驗的同時(shí),又回到中國本土在地性的文化經(jīng)驗中去尋找、開(kāi)創(chuàng )屬于自己精神面貌的不同于西方既有的當代藝術(shù)。對中國藝術(shù)體系構建起到了重要作用。成都的沙子堰和玉林西路作為西南重要的前衛藝術(shù)文化陣地,見(jiàn)證了成都背后的文化生態(tài),吸引了國內外藝術(shù)界人士,并推動(dòng)了西南乃至中國當代藝術(shù)生態(tài)的發(fā)展。

成都開(kāi)啟了中國第一家民營(yíng)美術(shù)館——上河美術(shù)館,以及成都雙年展,推動(dòng)了中國美術(shù)史的發(fā)展。隨著(zhù)中國經(jīng)濟的發(fā)展,北京和上海成為藝術(shù)中心,但2015年后,成都的藝術(shù)生態(tài)在經(jīng)歷短暫的沉寂后重新煥發(fā)生機,美術(shù)館和雙年展活躍,形成了良性閉環(huán)。成都以其獨特魅力,悠閑冷靜又前衛時(shí)尚,成為適合藝術(shù)野蠻生長(cháng)的土壤。成都將成為繼北京、上海、香港后的中國第四個(gè)藝術(shù)中心,必將持續涌現一代又一代前衛藝術(shù)知識分子和藝術(shù)家,創(chuàng )造不同于北京、上海、香港的藝術(shù)生態(tài)。

圖:楊凱主辦策展《虛空現形——隋建國》現場(chǎng)

胡潤百富: 藝術(shù)品市場(chǎng)正經(jīng)歷一場(chǎng)深刻的變革,從在線(xiàn)畫(huà)廊到數字藝術(shù),從社交媒體推廣到區塊鏈認證,新媒體正在重塑藝術(shù)的生態(tài)。請問(wèn)您認為,在線(xiàn)藝術(shù)品投資和網(wǎng)絡(luò )拍賣(mài)如何影響藝術(shù)品市場(chǎng)的投資格局?

楊凱: 互聯(lián)網(wǎng)和自媒體的發(fā)展,以及科技的進(jìn)步,極大地推動(dòng)了人們對互聯(lián)網(wǎng)的認知,并在推廣方面發(fā)揮了重要作用。隨著(zhù)大家對互聯(lián)網(wǎng)的熟悉,它也在藝術(shù)行業(yè)中發(fā)揮了推波助瀾的作用,讓在線(xiàn)拍賣(mài)成為非常便利,傳播手段靈活多樣。尤其是抖音,它打通了二三線(xiàn)城市的用戶(hù),每天有幾億的活躍人數。這使得很多原本在傳統圈子之外的人,也有了擁抱藝術(shù)和消費藝術(shù)的可能性。據我們的調研,在線(xiàn)拍賣(mài)已經(jīng)成為這個(gè)行業(yè)的趨勢。

我觀(guān)察到,一些藝術(shù)品通過(guò)在線(xiàn)拍賣(mài)賣(mài)出了幾百萬(wàn)的高價(jià)。這得益于專(zhuān)業(yè)人士利用技術(shù)手段,只要藝術(shù)品有出版記錄,有專(zhuān)業(yè)機構的背書(shū),大家就比較能夠接受,交易也成為可能。此外,一些藝術(shù)周邊和年輕藝術(shù)家的作品,價(jià)格不貴,價(jià)格在幾萬(wàn)元內的作品,也成為大眾藝術(shù)消費的首選之一,這也是滿(mǎn)足中國城市化發(fā)展中人們對品質(zhì)生活方式需求的重要表現,也是推動(dòng)藝術(shù)生態(tài)發(fā)展的一個(gè)可能性。

隨著(zhù)科技的發(fā)展,我相信 AR、VR 等技術(shù)將使行業(yè)更加虛擬化,更加接近我們的生活,更加真實(shí)和方便。網(wǎng)上交易肯定會(huì )成為全球化藝術(shù)品交易中非常重要的一環(huán)??赡芫€(xiàn)下的交易會(huì )變得更加奢侈,而線(xiàn)上交易只要能夠提供清晰、高清的解決方案,就能解決 90% 以上的問(wèn)題。再加上專(zhuān)業(yè)機構的背書(shū),我也相信藝術(shù)產(chǎn)業(yè)會(huì )越來(lái)越發(fā)達,越來(lái)越具有前瞻性。

圖:楊凱主辦策展《張大力:逆行者》

胡潤百富: 近幾年來(lái),收藏展、館藏展、藏家展等詞匯頻頻出現,一批又一批的新藏家進(jìn)入藝術(shù)市場(chǎng),也引發(fā)了業(yè)內與公眾的廣泛關(guān)注。在當下這樣一個(gè)新的時(shí)期, 有著(zhù)哪些新的收藏趨勢?藏家對當代藝術(shù)品收藏有著(zhù)什么樣新的觀(guān)念?

楊凱: 藝術(shù)收藏群體是前赴后繼的必然趨勢,每一代藝術(shù)家都帶來(lái)其對社會(huì )、生命、情感、色彩和圖像的獨特理解,這使得藝術(shù)生態(tài)變得豐富多彩。從 50 年代到 00 后,不同年代的藝術(shù)家都在藝術(shù)領(lǐng)域中占有一席之地,推動(dòng)著(zhù)藝術(shù)的多樣化和創(chuàng )新。隨著(zhù)網(wǎng)絡(luò )時(shí)代的到來(lái),90 后和 00 后的年輕藝術(shù)家開(kāi)始受到關(guān)注,他們的作品展現了互聯(lián)網(wǎng)時(shí)代成長(cháng)起來(lái)的年輕一代的個(gè)性化,沒(méi)有歷史包袱,更加自由地表達自我。全球化和消費文化的背景下,新媒體和新藝術(shù)形式不斷涌現,進(jìn)一步豐富了藝術(shù)生態(tài)。

收藏群體也在隨之擴展,不限于之前的60、70、80 后,現在 90 后、00 后以及富二代、富三代也開(kāi)始加入藝術(shù)收藏的行列。疫情讓人們重新審視生活方式的價(jià)值取向,促使一些企業(yè)家開(kāi)始關(guān)注并參與藝術(shù)品的收藏與消費,他們的收藏范圍從年輕藝術(shù)家的作品延伸到在中國美術(shù)史具有歷史貢獻的藝術(shù)家作品。

此外,一些之前未涉足收藏領(lǐng)域的人也開(kāi)始關(guān)注美術(shù)史上的經(jīng)典作品,使得藝術(shù)收藏形成了多元化的生態(tài)系統?,F在,不同年代的藝術(shù)家作品都有收藏者,企業(yè)家們也開(kāi)始基于個(gè)人興趣進(jìn)行收藏,甚至建立美術(shù)館,進(jìn)一步推動(dòng)了藝術(shù)生態(tài)的發(fā)展。這是一個(gè)積極的趨勢,顯示了藝術(shù)生態(tài)的發(fā)展和豐富,不同年齡段的藝術(shù)家和收藏家都在為藝術(shù)界貢獻著(zhù)自己的力量。

圖:楊凱主辦策展《劉可:欲望的結構》

胡潤百富: 近幾年來(lái),收藏展、館藏展、藏家展等詞匯頻頻出現,一批又一批的新藏家進(jìn)入藝術(shù)市場(chǎng),也引發(fā)了業(yè)內與公眾的廣泛關(guān)注。在當下這樣一個(gè)新的時(shí)期, 有著(zhù)哪些新的收藏趨勢?藏家對當代藝術(shù)品收藏有著(zhù)什么樣新的觀(guān)念?

楊凱: 隨著(zhù)國際交流的日益頻繁,中國對藝術(shù)品的需求也在不斷增長(cháng),市場(chǎng)對藝術(shù)品的要求也越來(lái)越高。中國消費者不僅要消費國內的優(yōu)秀藝術(shù)作品,也需要接觸和消費西方的優(yōu)秀藝術(shù)作品。因此,全球最優(yōu)秀的畫(huà)廊帶著(zhù)他們的藝術(shù)家進(jìn)入中國市場(chǎng),這不僅滿(mǎn)足了人們的需求,也豐富了中國的藝術(shù)生態(tài)。這些畫(huà)廊的進(jìn)入,填補了過(guò)去需要出國才能購買(mǎi)西方藝術(shù)品的空白,無(wú)論是拍賣(mài)市場(chǎng)還是藝術(shù)展覽,都涌現了很多優(yōu)秀的西方藝術(shù)家。這開(kāi)拓了人們的視野,也豐富了中國市場(chǎng)的單一格局。

中國市場(chǎng)的豐富性不僅吸引了中國人,也吸引了歐美、東南亞、日韓等地區的人們。我認為,這種多元化的生態(tài)圈已經(jīng)使中國成為世界重要的藝術(shù)中心之一。世界需要中國的消費者,同時(shí)中國也需要世界的藝術(shù)。這樣的藝術(shù)生態(tài)對藝術(shù)行業(yè)的發(fā)展起到了重要的推動(dòng)作用。中國的藝術(shù)家、收藏家和藝術(shù)愛(ài)好者都需要重新認識全球豐富的藝術(shù)生態(tài),從而提升自己的藝術(shù)審美能力。他們也需要有更專(zhuān)業(yè)的知識背景,開(kāi)放的國際視野,以應對新的挑戰。他們需要在美術(shù)史上、國際舞臺上展示自己的實(shí)力,提升自己的專(zhuān)業(yè)素質(zhì),將地區性的經(jīng)驗轉化為具有國際競爭力的經(jīng)驗。

相關(guān)新聞