中國專(zhuān)業(yè)當代藝術(shù)資訊平臺
搜索

“湯曙:凝視”在寶龍美術(shù)館展出

來(lái)源:99藝術(shù)網(wǎng)專(zhuān)稿 2024-06-27

“湯曙:凝視”在寶龍美術(shù)館開(kāi)幕。本次展覽,呈現了對藝術(shù)家湯曙過(guò)去十年的創(chuàng )作。展覽分為三部分,第一部分主要是過(guò)去一兩年里的新作,以日常的花卉、靜物和自然場(chǎng)景為主;第二部分是2018-2021年的作品,包含了在斯沃琪藝術(shù)中心駐地創(chuàng )作的海灘系列和在此前后創(chuàng )作的泳池和沙灘上的人,以及大海系列;而第三部分則以2013-2015年前后的創(chuàng )作為主,同樣是自然景觀(guān)和樹(shù)林。

在今天各種新的被稱(chēng)為原創(chuàng )或國際流行的風(fēng)格、主題和理念層出不窮的藝術(shù)世界里,湯曙一直堅持從對于生活本身的體驗和思考出發(fā)以一種具象的方式展開(kāi)創(chuàng )作。

他嫻熟的技巧讓他的對象生動(dòng)而真實(shí),也讓畫(huà)面帶著(zhù)現實(shí)生活本來(lái)就具有的強度。他的創(chuàng )作是一種向外和向內的結合,向外投去誠懇的目光,向內謙和地打開(kāi)自我,讓對象進(jìn)入內心,并在繪畫(huà)的平面上將內心和現實(shí)交融在一起,從容地在這個(gè)矛盾與迷失的時(shí)代里淺吟低唱。

 

回歸日常和內心

湯曙繪畫(huà)中的景與物

文/施瀚濤

通過(guò)整理出來(lái)的作品,我們對湯曙過(guò)去十年的創(chuàng )作有了一個(gè)比較完整的了解,其內容分為三個(gè)部分。第一部分主要是過(guò)去一兩年里的新作,以日常的花卉、靜物和自然場(chǎng)景為主;第二部分是2018-2021年的作品,包含了在斯沃琪藝術(shù)中心駐地創(chuàng )作的海灘系列和在此前后創(chuàng )作的泳池和沙灘上的人,以及大海系列;而第三部分則以2013-2015年前后的創(chuàng )作為主,同樣是自然景觀(guān)和樹(shù)林。

繁花 195x145cm 布面油畫(huà) 2023

盡管湯曙的繪畫(huà)主題和對象并不算多,但也可以從中看到藝術(shù)家在視野、視角和手法上的變化。比如他的那些樹(shù)木和樹(shù)林主題的作品,無(wú)論是十年前還是2021年左右,畫(huà)面里都著(zhù)重表現著(zhù)樹(shù)木枝干的姿態(tài),以此撐起整個(gè)畫(huà)面的構圖。但十年前作品里的樹(shù)或者是長(cháng)得密不透風(fēng),或者是在仰望著(zhù)天空的背景下不羈生長(cháng)的樣子。包括那張池塘的作品,倒映其中一片濃郁而模糊的樹(shù)蔭,疊加著(zhù)一圈圈的水紋,讓人感受到自然界旺盛的生命力。而2021年畫(huà)的樹(shù)林,則明快和舒朗,即便是一片密林,藝術(shù)家通過(guò)明暗、虛實(shí)對比的手法,形成了更為簡(jiǎn)練的畫(huà)面,更“透氣”,像是留白,帶有水墨寫(xiě)意的氣息。

在第二部分泳池、沙灘和大海的作品中,人的元素出現了。這些作品所描繪的是人們游泳或度假的場(chǎng)景,盡管依然在自然環(huán)境之中,但屬于對一個(gè)社會(huì )場(chǎng)景的表現。在創(chuàng )作中他巧妙地以俯視的視角將這一場(chǎng)景加以抽象和圖案化,那些沙灘上密密麻麻的人群似乎是輕松愜意的,但整體上看又顯出一絲的荒誕。這一主題最早也許可以追溯到修拉的“大碗島的星期日”等現代主義早期的作品,主要表現了現代人和他們的生活,以及與環(huán)境的關(guān)系。

曙光 195x245cm 布面油畫(huà) 2023

而在第一部分最近的作品中,湯曙的視野明顯收緊了,他的目光開(kāi)始更多地停留在了一些更小的、具體的對象上,一朵或一叢花,一棵圣誕樹(shù),一段枝干,一兩只小動(dòng)物等等。即便是“星夜”、“瑞雪”、“曙光”等那幾張視野較大的自然場(chǎng)景,畫(huà)面結構也不是舒展開(kāi)來(lái)的。他在明暗區域的處理上,往往將主體或畫(huà)面的中間部分處理成高亮,似乎有一個(gè)來(lái)自于視野之外的光突然照亮了畫(huà)面的中心,從而使得畫(huà)面結構緊湊而集中,引導著(zhù)觀(guān)眾的視野。

在過(guò)去這十年,湯曙的創(chuàng )作主題的變化,以及他對部分主題的多次“重訪(fǎng)”而形成的新舊作品的交叉中,我們可以感覺(jué)到他目光的游移,這也反映出藝術(shù)家在創(chuàng )作中探索的過(guò)程。我愿意將他這一過(guò)程看作為藝術(shù)家在創(chuàng )作視野、感知和實(shí)踐上的收縮和回歸,他的目光從一些過(guò)去的、遠方的、他人的、宏大的、抽象的主題,逐漸收縮回到當下的、身邊的、短暫的、片段的、但是具體的,隨手可得的日常對象之上;面向外部世界的觀(guān)看和講述,轉向反觀(guān)自身的探索和表達,最終可以說(shuō)是一種指向內心的探求。

當然,藝術(shù)家對于內心的探尋,并不是指對外面的世界背轉身去,向內去找尋一個(gè)抽象的內心,或者尋找一個(gè)關(guān)于內心的抽象的理念。人的內心是一個(gè)豐富、復雜甚至矛盾的存在,外面的世界有多豐富,人的內心就有多復雜,這兩個(gè)世界互為映照,相互影響。轉向內心的探求是指,承認外部現實(shí)在整體上的不可認識,因此去通過(guò)觀(guān)察一個(gè)經(jīng)由自己內心的關(guān)照之后的現實(shí),而那才是一個(gè)更為真實(shí)的現實(shí)。在繪畫(huà)上,印象派畫(huà)家首先意識到世界是由反射進(jìn)眼睛里的光所構成的,從而專(zhuān)注于對于光和色彩的表現;而塞尚更直接地指出,繪畫(huà)不該是對于外部現實(shí)復制,而是去畫(huà)出藝術(shù)家自己的感受。換句話(huà)說(shuō),對于現代畫(huà)家來(lái)說(shuō),他們的工作是去呈現一個(gè)平行于外部現實(shí)世界的,在繪畫(huà)的平面上構造起來(lái)的畫(huà)家的內心世界。

但是今天的我們面對著(zhù)一個(gè)異常復雜的世界,價(jià)值觀(guān)的多樣化、現實(shí)的碎片化、身份的流動(dòng)性,技術(shù)的突飛猛進(jìn)不斷給人帶來(lái)的震驚和眩暈,人變得越來(lái)越難以把握現實(shí)的真相,更別說(shuō)內心的平靜。而今天的藝術(shù)創(chuàng )作也呈現著(zhù)向外和向內的兩種趨勢,前者試圖將創(chuàng )作直接參與進(jìn)社會(huì )現實(shí)中,以此來(lái)為藝術(shù)尋求它在社會(huì )中新的有效性,但這同時(shí)也為藝術(shù)在審美或者說(shuō)精神層面的價(jià)值帶來(lái)了危機。而后者,對于那些傾向于將藝術(shù)作為表達內心的手法的藝術(shù)家來(lái)說(shuō),我們又常常在一些鴻篇巨制的畫(huà)作中讀到的卻是空虛的或大而無(wú)當的內心。繪畫(huà)的殘酷性大概就在于,無(wú)論藝術(shù)家如何聲稱(chēng)自己的作品和內心的關(guān)系,作品最終會(huì )透露出其內心的真相。是無(wú)知、狹隘、虛榮,還是充實(shí)、包容和謙遜,并不取決于講述,而是在于畫(huà)面以及創(chuàng )作本身。因此藝術(shù)的難題永遠是如何在那個(gè)繪畫(huà)平面上構造起一個(gè)藝術(shù)家自己的內心世界,但不同時(shí)代的藝術(shù)家卻總是面對著(zhù)不同的現實(shí)所塑造的內心。

海No.1 160x120cm 布面油畫(huà) 2021

在湯曙近期的這批作品中,他似乎找到了自己的角度和方法。這不是說(shuō)他突然知道了那個(gè)屬于自己的完整而清晰的自我或內心世界,而是說(shuō)他可能恰恰是放棄了用繪畫(huà)去回答什么是內心和自我這個(gè)大問(wèn)題,轉而將目光收回到身邊那些具體乃至微不足道的對象之上,通過(guò)對它們的觀(guān)察和表現,來(lái)講述現實(shí)的多重含義,從而漸漸顯影出一個(gè)不斷變化中的內心。湯曙說(shuō)他常常會(huì )在日常生活中去發(fā)現一些吸引自己興趣的對象,用隨身攜帶的相機或手機將他們記錄下來(lái),并在之后的創(chuàng )作中作為參考。比如那顆繡球花(“繁花”)就來(lái)自于自家的小花園,他說(shuō)它們今年開(kāi)得特別好,言語(yǔ)間充滿(mǎn)著(zhù)喜悅。那棵圣誕樹(shù)(“圣誕快樂(lè )”),就在孩子學(xué)校教室里的一角,在節日之后就漸漸無(wú)人問(wèn)津,但顯得別有意味。他的創(chuàng )作正是基于這些細微而真誠的觀(guān)察,來(lái)體會(huì )這些具體的對象和瞬間的含義。自我是由生活所構成,而生活中這些具體的景物和瞬間可能正是離自己的內心最近的存在。當然,內心是個(gè)如此復雜的世界,它像外部現實(shí)一樣,與其說(shuō)它是一個(gè)我們能找到的結果,不如說(shuō)是一個(gè)需要永遠去探尋的對象。就像上帝不是人能夠找到的,但是人們在不斷追尋他的過(guò)程中,找到自己,并實(shí)現自己生活的價(jià)值。

這次畫(huà)冊和展覽中沒(méi)有呈現的,還有一批畫(huà)在直徑15厘米的圓形木塊上的小作品,他將之取題為“小圓滿(mǎn)”。這些都是他平時(shí)日記式的更為輕松的畫(huà)作,內容來(lái)自于身邊的一些事物,比如小小的靜物花卉,孩子的玩具,日常一瞥的瞬間,也有媒體圖片中觸動(dòng)他的一些場(chǎng)景。這些作品畫(huà)得厚實(shí)而飽滿(mǎn),筆觸也更為放松但有力。湯曙說(shuō)之所以取“小圓滿(mǎn)”這個(gè)標題,是因為這一塊塊小圓木的形態(tài),上面滿(mǎn)滿(mǎn)的顏料講述著(zhù)一個(gè)個(gè)也許只屬于他自己故事和感受。這些作品就像日常生活中被閃光燈無(wú)意間照亮的一刻,充滿(mǎn)著(zhù)靈感和生氣,它們共同構成了看似碎片化的,實(shí)質(zhì)上卻更為切實(shí)也更為真誠的,很大程度上來(lái)自于直覺(jué)的對于生活和現實(shí)的表達。

我不清楚他的這個(gè)標題是否有意無(wú)意地受到了張愛(ài)玲《小團圓**》的啟發(fā)。在這部作家身后才得以出版的長(cháng)篇小說(shuō)里,張愛(ài)玲以細致入微的手法講述了自己生命經(jīng)歷中一些動(dòng)蕩的時(shí)刻。它沒(méi)有傳統小說(shuō)中的大團圓的結局,但她以“小團圓”為自己可能并不完美的生命經(jīng)歷做出了一個(gè)看似隨意卻堅定的評價(jià)。作為中國最重要的現代作家之一,張愛(ài)玲以這種方式讓我們欣賞到在這個(gè)被歷史的風(fēng)暴所撕碎的現實(shí)中,一個(gè)現代人對自我的生命經(jīng)歷所抱有的孑然而不乏驕傲的姿態(tài)。這當然完全不是時(shí)下流行文化所吹捧的“小時(shí)代”、“小確幸”,那些只是沉浸于虛幻的滿(mǎn)足感中的自戀,實(shí)際上自我早已迷失在朝榮暮落的潮流中了。“小團圓”所表現的是一個(gè)獨立的自我和自足的主體,唯有如此,生活中的那些日?,嵥榫投季哂辛艘饬x,并不斷充實(shí)我們的內心。

樹(shù) 200x150cm 布面油畫(huà) 2021

日常是細碎和平淡的,但是經(jīng)過(guò)藝術(shù)家內心映照的日常,就會(huì )散發(fā)出其特有的氣息、態(tài)度,乃至精神。湯曙的這些對于身邊細微景物的關(guān)注,其畫(huà)面外在的簡(jiǎn)單結構中藏著(zhù)更深的復雜和矛盾,并透露著(zhù)一種無(wú)力的感受,這也使他近期的作品相對于之前兩個(gè)階段有了更強的力量感。比如那一叢繡球花,盡管藝術(shù)家贊嘆它勃發(fā)的生命力,畫(huà)面中它也開(kāi)放得異常飽滿(mǎn),但它在深色背景中被照亮的這一刻,卻顯得蒼白和孤寂。類(lèi)似的,那一朵“牡丹”同樣是盛放的狀態(tài),但它卻并不嬌媚或鮮艷,一層層的花瓣沒(méi)有柔美的形態(tài),而是帶著(zhù)一種石頭般的干澀和生硬。這顯然不是我們所熟悉的繡球和牡丹,但是誰(shuí)又能說(shuō)這不是它們呢?藝術(shù)家在這些日常景物中給我們的觀(guān)看制造了別扭和矛盾,也由此形成作品的張力。而且這兩幅花卉作品都被放到了2米以上的尺寸,這種觀(guān)看中的矛盾感也因此得到了進(jìn)一步的放大和強化。

再比如那兩幅“陽(yáng)光下的樹(shù)”和“一棵樹(shù)”,盡管陽(yáng)光的感覺(jué)非常強烈,但卻是那種刺眼的白。枝干也不像之前作品中的那種挺拔或秀美,而是硬生生地堵在觀(guān)者的眼前,面無(wú)表情,堅硬而粗糲。這些作品帶著(zhù)藝術(shù)家特別鮮明的個(gè)人化的語(yǔ)言和風(fēng)格,但它們也反映著(zhù)今天人們對于現實(shí)的某些感觸。我們所共同經(jīng)歷的過(guò)去這十年,開(kāi)始于奧運和世博的喧囂之后突然而至的空幻,結束于三年大流行的失魂落魄;在社會(huì )和經(jīng)濟狀況普遍下滑的當下,整個(gè)社會(huì )彌漫著(zhù)一種茫然失措的情緒。他作品中的這種空洞和蒼白的氣氛,無(wú)疑觸動(dòng)著(zhù)人們內心的許多難以言說(shuō)的無(wú)力感。曾經(jīng)象征著(zhù)美好、熱烈、和生機的鮮花、陽(yáng)光和樹(shù)林也變得黯然失色。

最近兩次在畫(huà)室見(jiàn)到湯曙的時(shí)候,他都曾指著(zhù)靠墻擺放著(zhù)的這批近作說(shuō)到,自己在畫(huà)這批作品的時(shí)候好像突然通透了。我想這是一種發(fā)現自己在創(chuàng )作中找到了自由自在的感覺(jué)的時(shí)候所獲得的驚喜吧,這對創(chuàng )作者來(lái)說(shuō)尤為寶貴。我猜想他就像在自己日常生活里最熟悉的景和物上,突然看到它們各自閃著(zhù)的異樣的光彩,吸引他以不同的表現方式,去呈現事物更為豐富含義和可能性。如果了解湯曙更早期的作品的話(huà),我們知道他之前的創(chuàng )作還曾關(guān)注于歷史和城市等話(huà)題,甚至對一些具體的社會(huì )現象和事件做出直接的回應。他的內心一直向著(zhù)外部的現實(shí)開(kāi)放著(zhù),而他的創(chuàng )作逐漸從直接對外面的世界做出表達,回到了對于身邊細微事物的細心體會(huì )。他通過(guò)賦予這些對象不同的形態(tài)和神韻,來(lái)映射出更大的現實(shí)的不同的可能性。這為他的作品帶來(lái)了更強的感染力,而內心和外部世界的復雜性也由此同時(shí)獲得了展現。

湯曙的這批作品顯得凝重,但也沒(méi)有沉重,或者不如說(shuō)是一種輕松,一種放棄了對外的東張西望,放下了身上或心里的一些碎念雜意之后的輕松,這種輕松讓他可以對生活看得更細更深,表達得也更自由。比如他的“向陽(yáng)花”和“星夜”,我們自然聯(lián)想到梵高那兩幅著(zhù)名的畫(huà)作。但是在湯曙的畫(huà)面中,前者并沒(méi)有梵高的那種熱烈和張揚,后者也沒(méi)有那些彎曲得有點(diǎn)妖嬈的線(xiàn)條。湯曙的向陽(yáng)花和星夜是有點(diǎn)蕭瑟和寂寥的曠野,中間的高亮部分又顯得那么突兀,帶著(zhù)夢(mèng)境被刺破那一刻的悵然。但反過(guò)來(lái),我們似乎也能感覺(jué)到,在那個(gè)顯得有點(diǎn)陰郁的世界中,他依然抱著(zhù)一種精神和希望。

在今天各種新的被稱(chēng)為原創(chuàng )或國際流行的風(fēng)格、主題和理念層出不窮的藝術(shù)世界里,湯曙一直堅持從對于生活本身的體驗和思考出發(fā)以一種具象的方式展開(kāi)創(chuàng )作。他嫻熟的技巧讓他的對象生動(dòng)而真實(shí),也讓畫(huà)面帶著(zhù)現實(shí)生活本來(lái)就具有的強度。他的創(chuàng )作是一種向外和向內的結合,向外投去誠懇的目光,向內謙和地打開(kāi)自我,讓對象進(jìn)入內心,并在繪畫(huà)的平面上將內心和現實(shí)交融在一起,從容地在這個(gè)矛盾與迷失的時(shí)代里淺吟低唱。

 

藝術(shù)家介紹

湯曙

1976年生于上海,現工作和生活于上海
2000年任教于上海應用技術(shù)大學(xué)藝術(shù)與設計學(xué)院

學(xué)歷
2000年畢業(yè)于華東師范大學(xué)藝術(shù)系油畫(huà)專(zhuān)業(yè)

個(gè)展
2024 / “凝視”,上海寶龍美術(shù)館,上海,中國
2023 / “境·悟”,LIANG PROJECT,上海,中國
2021 / “海上”,LIANG PROJECT, 上海,中國
2016 / “彼時(shí)此刻”,周?chē)囆g(shù)畫(huà)廊,上海,中國
2013 / “靜水流深”,周?chē)囆g(shù)畫(huà)廊,上海,中國
2012 / “繪畫(huà)的另一面”,周?chē)囆g(shù)畫(huà)廊,上海,中國
2009 / “人景”,H2畫(huà)廊,三寶壟,印尼
2007 / “漂浮的情緒”,Edwin畫(huà)廊,雅加達,印尼
2006 / “面目2005-2006”,1918藝術(shù)空間,上海,中國
2004 / “Human Landscape”,Edwin畫(huà)廊,雅加達,印尼

掃碼購票

四展通票78元
(可參觀(guān)漢斯·歐普·德·貝克:游離+湯曙:凝視+馬蒂亞斯·桑切斯:唯有繪畫(huà)+書(shū)藏樓珍藏展 )
限2024.6.22-7.7使用
特惠票66元
限本科及以下學(xué)生/60歲(含)以上
老人/殘疾人/警察/消防/“雙擁”(軍人)
憑有效證件至美術(shù)館前臺購買(mǎi)
免票規則
每1位購票成人可攜帶1名1.3米以下兒童
需至前臺領(lǐng)取兒童票
超過(guò)1名時(shí)需另購票

相關(guān)新聞